我們還擁有那份自己最初的夢想嗎?

  每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總是會瀏覽自己的部落格聽 YUI 的歌曲,就覺得她是不是也有未完成的夢想呢?
  據說,她的小時候的夢想是當歌手,因為她很愛唱歌。之前在 YouTube 上看到 YUI 16歲青澀的模樣,彈著自己做的曲「It’s Happy Line」。真的沒想到,這首歌在她這麼小的年紀就寫了,還真有點羨慕。
  小時候的夢想,是想做一個漫畫家,想要成為歷史上第一個代表臺灣的畫家,想要像「藤子‧F.不二雄」或者超越他。雖然以前畫了「竹竿型」人物那樣簡簡單單的線條,不過卻還滿起勁的。那時候小學班上還不少人看過,當時還是用學校福利社買的「測驗本」白底藍字、上面有幾年幾班的字樣,就用那樣的紙畫了幾篇。當時有一部叫做「洛克人」的漫畫在學校還滿熱門的,所以內容也都是關於「毛毛」(我設定的主角、名字是由我本名的有靈感而命名的)與「博士」的正義之旅。這個想法跟作品,在我升上高年級的時候,也許是因為男女的那種情愫的關係,而漸漸走調了。
  那部「毛毛日記」就沒有在畫下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幻想的地圖。這個地圖就好像是,一般的地圖永遠找不到的人工密道,可能密道裡有什麼組織,或者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。然後,又因為現在一直當紅的動漫畫「名偵探柯南」影響,漸漸的也喜歡上推理,每天在回家的路上,總希望能遇到什麼事情或「企圖」用動畫裡面所教的方法,長是發現一些好玩有趣的東西。不過,當然是不可能發現的,畢竟一般人哪有可能這麼幸運呢?
  除了這個夢想,我還記得小學一年級吧!人生第一次的安親班,就獻給了我家附近的「八X音符才藝班」,不過也就在那裡遇到我自己認為映象滿深刻的兩位女生。也許其中一位的「柯同學」是我不知道算不算初戀的對象,另外一個是那個時期超級好的好朋友「姿穎同學」,雖然這兩位都稱做同學,實際上卻跟我年齡相仿。
  這位資穎同學總是很常幫助我,以前在安親班總是要背課文,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袋總是不太好,最後幾段總是會寄的模模糊糊的。每次能夠順利的準時回家,都是因為姿穎同學的幫忙。不過好像在我們四年級的某一天,她卻消失了,後來從補習班陳老師跟余老師還有他們女兒婉珊那裡聽到,原來她家搬到南部去了,還不知道會不會回來。心裡就有一種,不知道怎麼表達的失望跟不捨。此時,腦海中顯現出,我來這個安親班除了老師以外,主動能關心我的人吧!說真的,還有點把她當作是姐妹之類的家人。
  至於那位柯同學呢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提起她,因為對她有一種愧疚跟遺憾的感覺。一開始,我們並沒有什麼交集,後來寒假結束才知道我們竟然是同一個學校,她十五班我十六班。當時十五班的老師,可是在我們學校裡面出名的兇老師由其是在那個年級。每次一下課,我就會飛奔穿越一個小走道然後才到她的教室去看她。那時是抱著有點好奇的態度,在這麼嚴格的老師教導下,她會不會被打手心然後掉淚呢?結果,反而是我出乎意料的好,他盡然是全班前幾名的好學生,每次下課她幾乎都可以跟我聊天,也許是因為這樣而在不知不覺中,慢慢的喜歡上她吧!
  柯同學的那個率真跟爽朗的個性,真的很特別。現在總是想著,如果那時沒有分開,也許她是小蘭那我會是她的新一吧!當然是希望,因為我也沒那麼聰明到可以破案。之後,有去過她的家,是因為臘月的某天是她的生日,那年被邀請的只有三個人,就是柯同學、姿穎同學和我。平常家裡不讓我出門,但這卻因為這一次柯同學的生日,讓我有第一次一個人去女生家還帶禮物送給她。那時候,好像是下午去的,跟他的媽媽打招呼、禮貌的問好,三個人就進去她的房間玩了起來。有點不記得當時我們做了什麼,好像有吃蛋糕之類的吧!途中,四點一到姿穎同學就說一定要回去了,不然會挨罵,但我們兩個人就硬是把姿穎同學留到四點半才讓她回去,不過也還好她家也都在附近三分鐘就到了。
  之後才是我覺得的重點,那個時候還很單純,心裡只想著「只要能看著她知道他的房間有什麼」就很開心了,而且我應該還是第一個進她房間的「外人」吧!
  慢慢想起那時候跟她的時光,還真的有點懷念。那樣簡單的感覺,竟然讓我幸福的笑了起來,雖然已經不記得那時碰到她的手的溫度,對她的聲音也有點模糊了。但這樣的感覺,我想應該永遠也忘不了吧!
  之所以選擇在這裡留下痕跡,是為了能夠放下跟她回憶的牽絆。我使否能不忘記她然後也找到我當初最想要完成的夢想呢?還是永遠沁泡在充滿有她滿滿回憶的故事裡呢?
  我們真的還擁有那份自己最初的夢想嗎?
回憶只能回味,但卻不能讓它重演…
如果能夠選擇再來一次,一無所知的我,也許不會改變什麼…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