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風吹,吹什麼,吹用 Spaces 的人!

有段時間沒有上來這裡了!回到這邊感覺有些溫暖與感慨~會這樣說也是因為,早期約莫2005年部落格剛盛行的時候,小唯也開始接觸,畢竟部落格是一種可以公開也可以不公開的抒發空間。

一開始接觸的部落格名為 Spaces ,是 Windows Live (也就是大家熟知的 MSN 後來改名)旗下的服務。

那時候,很多人就問:你為什麼不用無名寶貝(我都是這樣說的),那邊很多人啊!

當時,無名寶貝還是獨立的網站,並沒有被雅虎收購,心裡想說還要再記一個帳號跟密碼,腦容量相當小的我,可能會常常詢問密碼,如果連設定問題都忘了,可能帳號就要被結凍了吧!之後就毅然決然的採用 Spaces 新的部落格。

一開始的 Spaces 很陽春也沒有現在的版本好,可以說是問題一大堆,功能又少的可憐,不過小唯還是從 Spaces 熬出來了。

最初,本來只是想寫一些心得,後來漸漸地演變成為日本知名歌手的後援站,在 Spaces 人氣應該不算低吧!

又過了幾個月,決定把 Spaces 的空間讓給了知名歌手,然後幾經介紹轉到了 PIX 幫 來玩。

此時,發現「哇!」當初在 Spaces 碰到的一些人,全都跑來 PIX 了。

像是最早認識的 Nanako 、接下來碰到的 Spaces 堂主 小綠人 、跟最後碰到的 七樓與馬克 也都轉過來了。

最近,因為有關學業的事情,也沒什麼時間編輯,不過看到那些 Spaces 的朋友,把他們在 PIX 弄得還不錯,心中不自覺得有一種跟不上的感覺。

有機會,大家也可以去看看我在 Spaces 的後援會,由於所有的圖片都是我設計的,所以有些小小的得意,有什麼想法的話,可以在這邊留言呢!

說真的,到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,為什麼對 Spaces 的感情有一種不想繼續下去的想法,但用了三年又有一些感情在,這還真是矛盾啊~

附帶一提:
知名日本藝人的後援會請至→遇見YUI桑
※原本網址為 http://1000mb-gmail.spaces.live.com/ ,自 Spaces 服務結束後,轉至:http://blog.sitcup.net/

刻苦銘心的愛情

  八月十八日播出的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」參加的來賓,音樂小魔女-范曉萱在「人不可貌相」單元中,因要來賓猜出五對情侶中哪一對已分手時說出小學最深刻、最感動的愛情。

  該單元一開始,憲哥立即說:
「秋天是最可怕的分手季節…一片風葉掉落大地,你的心就在空氣當中迅速地凝結。突然,停留在兩人相愛的那一刻,真心真愛卻換來絕情。」

  此話一出遭到眾人的圍剿,因為要唱歌才說這麼多。

  隨即憲哥問代班主持人「黑澀會美眉」的Apple、MeiMei有沒有刻苦銘心的愛。
Apple有些無奈的說:「有啦!我曾經有很喜歡過一個男生…」
憲哥問:「那個人…」

  「他說他有血癌,結果跟他分手了以後發現…」

  「你終於有一天忍不住問他:你怎麼還不死啊!」

  「沒有!我當然不希望他死啊!因為重點那時候他劈腿;他跟我跟另一個女生交往。然後就發現他有血癌,想說就原諒他…後來他還是活得好好的。」

  憲哥立即虧說:「他的理由更可惡,為什麼會跟那個女的在一起,你知道嗎?因為那女的有血癌。」
憲哥說完,全場立即一陣冷場。

  范曉萱平淡的說:
「剛剛她說到那個血癌的,他是騙你的。可是我真的碰到一個。」
范曉萱想了一下繼續說:
「我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,然後喜歡的一個學長,後來他出國了。他出國之後就一直寫信給我。然後有一天他的信就斷了,他那信的內容就說如果,因為我說我十八歲才可以交男朋友,在那個時候。他就說好,那你要交第一個男朋友的時候,我第一個排隊喔。結果,結果後來過有一段時間,那個信就不再來了。有一天,我到學校去的時候我的朋友就跟我說:你聽說他的事了嗎?我說:什麼事?她就說他罹患血癌。然後我去參加他的葬禮,他媽媽看到我,我完全不認識他的家人,因為沒有在一起;還那麼小…」

  憲哥感性的說:
「他媽媽竟然知道妳…」

  「她媽媽就看到我,說:妳就是曉萱,妳知道嗎?他一直跟他姊姊念著妳說,他很喜歡妳,然後他在病床的時候一直拿著妳的照片,他就是沒有辦法在寫信給妳了。」

  全場一片惋惜。

  范曉萱眼淚泛光的說:
「我聽到好難過…」

  憲哥有感而發的說:
「對呀!真愛,其實一個人一輩子真愛只來兩次。當你知道了這件狀況的時候,通常第一次已經過去了!但沒想到他的真愛,卻是在生病的時候。有時候感情就是容易讓人家這麼動容,對不對?」

  Apple、MeiMei點頭如搗蒜的說:「真的耶!」

  當節目中,進行到第二對情侶的時,因為男、女主角認識時女方還沒有跟前男友分手,但現任男方在當時寫了因為喜歡她,而在工作中想她的日記,憲哥要求范曉萱給第二對情侶「愛的提示」。

  范曉萱認真的說:
「我覺得就是要好好珍惜啊!其實不管之前有沒有男友或是什麼的,我們都不知道月下老人祂綁的那條紅線,誰才是另一端正確的那個人。所以,先來後到這個道理,其實沒有什麼所謂的第三者。」

  現場又一片掌聲響起,兩位代班主持人又拼命點頭一直說「好有道理喔!」

資料來源:中國電視公司
節目名稱:我猜我猜我猜猜猜
摘選日期:96年08月18日

無法形容的遺憾

  就在剛才突然接到一通電話,原本還以為是不是友人約了?但意外的消息竟是回來十幾天的朋友又要回去了!現在,心中竟是充滿一堆紊亂的句子以及想法。腦袋中,所浮現的都是能夠在遇見有多好。就在上週,知道一個很熟悉的人要回來這裡了。當哪起電話的那一剎那,心中竟是無限的欣喜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,遲鈍的我卻只能好像淡淡的回答。不過,應該是在晚上(有點記不清楚是哪日)一直用電話講到對方家裡有人回來。心中一直期盼或許他能夠了解我是那麼多麼希望能夠再見到他,就像之前那樣聊天、談心、漫無目的亂聊些什麼。隨著時間久了,他在那邊也漸漸有了屬於他自己的生活,我也不方便也不知道要怎麼樣來用行動表示關心。那種關心也許是因為,他是我心中認定的親人吧!跟他相處的時光,總是很輕鬆不會有任何壓力,就好像…大哥哥大姊姊一樣那麼的溫暖、自在。
  之後,通上電話心裡想,是不是能夠再出來見面,所以又很積極但有擔心落空的問了可能的碰面機會。對方回答週末,我當然滿心期待想著那天可以趕快到來!時間悄悄地來到了週末要碰面的時間,但不巧的是那天下著傾盆大雨。我的習慣總是在出門前洗澡準備一下,至少要讓任何碰面的對象有乾淨的感覺。在所有準備做完之後,就打開我的部落格然後聽著我喜歡的歌,跟著節拍搖頭晃腦的等著赴約的電話。可惜,天氣實在不好又下著大雨,然後拿起手上鈴響的電話,對方說雨下很大可不可以改時間。下這麼大的雨,如果出去應該會很狼狽不堪吧!而且對方說了一句我很在意的一句話「我有東西要給你,那個東西不能沾到水」,於是約好了下次的時間然後帶著有點失落的心情結束通化。「嗶」一聲響起,就想著因為不可抗拒的原因,就沒辦法了。那也就只有這樣吧!說也奇怪,不到十分鐘就覺得好累好累,我愛的音樂仍然播送著歌聲,然後漸漸的陷入昏睡…
  這天早上,超級期待可以碰面,心裡一直想著「今天是晴天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吧」,然後趕快在還沒到出門的時間練習一樣熟悉的歌,因為今天正是與那個人見面然後約去唱歌的時刻。因為是第一次唱歌,所以心中難免有些擔心了起來。嘴裡「喃喃自唱」的哼著最近「星光幫」紅透半邊天的歌曲,希望等一下可以唱好一點,至少不要太糟。到了約定的地點,兩人好像有點陌生的打了招呼然後,他慢慢地從手中的購物袋中拿出要給我的禮物,我猜了猜很可能是我最愛的日本偶像海報,結果真的沒猜錯,心想真的只有他了解我。之後,到了唱歌的地方剛好還沒有營業,就在附近的商店買了飲料、逛逛唱片行,等著唱歌的地方開始營業。但等待的過程中,我一直沒怎麼主動說話,因為有點時間沒見過面除了會不知道說什麼之外,總覺得對方好像有心事或者事情太多很累的樣子。又悄悄地到了可以進去唱歌的包廂,然後拼命的瘋狂點了數十首歌。可是,我覺得讓我驚訝的是,已經是很高的KEY,對方竟然連續按了幾次升KEY,正好突顯我第一次唱歌沒跟上節奏、忘詞(有字幕還會忘記)、抓不到旋律的窘境。完全覺得不是很OK的說!在這過程中,心裡想可不可以最後留下最後的映像。不知道為什麼我只對他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,然後很想要一起拍照留念,至少以後很久不見時,可以拿出來看看記著我還有他這個好朋友的想法。但某種角度又好像小時候面對著表哥表姊的那種依賴、信賴感,至少我單方面是這樣想著的。不過敗在我不會鋪成氣氛,所以讓對方有強迫性的感覺,所以一張都沒有留下。
在回家的車上,我也不知道我瞎哈啦了什麼,但還是很希望可以跟他看場什麼電影之類的。可惜有約到但卻沒有辦法卻沒辦法實行,因為無法抗拒的因素。
  先前的那通電話,也就是對方跟我到別的電話。當我拿起來的時候還很開心,因為是他的聲音!但因為他趕著上飛機所以,沒有兩句就 Say Bye 了。這時心中的期待又再次落空了,總覺得好像真的不是什麼想要做的事情都可以順心。在我心中唯一對他的願望,就是能夠與他合拍一張大頭貼。他在我的心中一直有這樣的畫面,年幼的我牽著比我高的他的手,手裡拿著喜歡的東西等待著他帶領我的方向。因為我知道,總有一天我們不可能再見面,我也知道感情豐富的我總是喜歡留下任何可以紀念的物品。不希望重蹈覆轍讓自己再度覺得遺憾了…
  在我心裡,始終把你當作長我幾歲的長輩,雖然實際的年齡不盡然是這樣,可能是每次聊天的感絕總是那麼的親切、笑容可掬。也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完整的表達心裡真正的想法…只希望你能了解。
希望你看完以後,仍然能夠沒有任何壓力的把我看待成你的後輩…
當我打完這篇,我也會放下可能自私的想法…
大家一起為未來加油吧!

我們還擁有那份自己最初的夢想嗎?

  每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總是會瀏覽自己的部落格聽 YUI 的歌曲,就覺得她是不是也有未完成的夢想呢?
  據說,她的小時候的夢想是當歌手,因為她很愛唱歌。之前在 YouTube 上看到 YUI 16歲青澀的模樣,彈著自己做的曲「It’s Happy Line」。真的沒想到,這首歌在她這麼小的年紀就寫了,還真有點羨慕。
  小時候的夢想,是想做一個漫畫家,想要成為歷史上第一個代表臺灣的畫家,想要像「藤子‧F.不二雄」或者超越他。雖然以前畫了「竹竿型」人物那樣簡簡單單的線條,不過卻還滿起勁的。那時候小學班上還不少人看過,當時還是用學校福利社買的「測驗本」白底藍字、上面有幾年幾班的字樣,就用那樣的紙畫了幾篇。當時有一部叫做「洛克人」的漫畫在學校還滿熱門的,所以內容也都是關於「毛毛」(我設定的主角、名字是由我本名的有靈感而命名的)與「博士」的正義之旅。這個想法跟作品,在我升上高年級的時候,也許是因為男女的那種情愫的關係,而漸漸走調了。
  那部「毛毛日記」就沒有在畫下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幻想的地圖。這個地圖就好像是,一般的地圖永遠找不到的人工密道,可能密道裡有什麼組織,或者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。然後,又因為現在一直當紅的動漫畫「名偵探柯南」影響,漸漸的也喜歡上推理,每天在回家的路上,總希望能遇到什麼事情或「企圖」用動畫裡面所教的方法,長是發現一些好玩有趣的東西。不過,當然是不可能發現的,畢竟一般人哪有可能這麼幸運呢?
  除了這個夢想,我還記得小學一年級吧!人生第一次的安親班,就獻給了我家附近的「八X音符才藝班」,不過也就在那裡遇到我自己認為映象滿深刻的兩位女生。也許其中一位的「柯同學」是我不知道算不算初戀的對象,另外一個是那個時期超級好的好朋友「姿穎同學」,雖然這兩位都稱做同學,實際上卻跟我年齡相仿。
  這位資穎同學總是很常幫助我,以前在安親班總是要背課文,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袋總是不太好,最後幾段總是會寄的模模糊糊的。每次能夠順利的準時回家,都是因為姿穎同學的幫忙。不過好像在我們四年級的某一天,她卻消失了,後來從補習班陳老師跟余老師還有他們女兒婉珊那裡聽到,原來她家搬到南部去了,還不知道會不會回來。心裡就有一種,不知道怎麼表達的失望跟不捨。此時,腦海中顯現出,我來這個安親班除了老師以外,主動能關心我的人吧!說真的,還有點把她當作是姐妹之類的家人。
  至於那位柯同學呢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提起她,因為對她有一種愧疚跟遺憾的感覺。一開始,我們並沒有什麼交集,後來寒假結束才知道我們竟然是同一個學校,她十五班我十六班。當時十五班的老師,可是在我們學校裡面出名的兇老師由其是在那個年級。每次一下課,我就會飛奔穿越一個小走道然後才到她的教室去看她。那時是抱著有點好奇的態度,在這麼嚴格的老師教導下,她會不會被打手心然後掉淚呢?結果,反而是我出乎意料的好,他盡然是全班前幾名的好學生,每次下課她幾乎都可以跟我聊天,也許是因為這樣而在不知不覺中,慢慢的喜歡上她吧!
  柯同學的那個率真跟爽朗的個性,真的很特別。現在總是想著,如果那時沒有分開,也許她是小蘭那我會是她的新一吧!當然是希望,因為我也沒那麼聰明到可以破案。之後,有去過她的家,是因為臘月的某天是她的生日,那年被邀請的只有三個人,就是柯同學、姿穎同學和我。平常家裡不讓我出門,但這卻因為這一次柯同學的生日,讓我有第一次一個人去女生家還帶禮物送給她。那時候,好像是下午去的,跟他的媽媽打招呼、禮貌的問好,三個人就進去她的房間玩了起來。有點不記得當時我們做了什麼,好像有吃蛋糕之類的吧!途中,四點一到姿穎同學就說一定要回去了,不然會挨罵,但我們兩個人就硬是把姿穎同學留到四點半才讓她回去,不過也還好她家也都在附近三分鐘就到了。
  之後才是我覺得的重點,那個時候還很單純,心裡只想著「只要能看著她知道他的房間有什麼」就很開心了,而且我應該還是第一個進她房間的「外人」吧!
  慢慢想起那時候跟她的時光,還真的有點懷念。那樣簡單的感覺,竟然讓我幸福的笑了起來,雖然已經不記得那時碰到她的手的溫度,對她的聲音也有點模糊了。但這樣的感覺,我想應該永遠也忘不了吧!
  之所以選擇在這裡留下痕跡,是為了能夠放下跟她回憶的牽絆。我使否能不忘記她然後也找到我當初最想要完成的夢想呢?還是永遠沁泡在充滿有她滿滿回憶的故事裡呢?
  我們真的還擁有那份自己最初的夢想嗎?
回憶只能回味,但卻不能讓它重演…
如果能夠選擇再來一次,一無所知的我,也許不會改變什麼…